|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普通会员

梧州市卓合珠宝有限公司

锆石批发 锆石饰品批发 锆石首饰

网站公告
欢迎来到梧州锆石进出口批发网站,打造梧州国际人工宝石贸易,专业批发裸石,玻璃水钻,红刚玉,蓝刚玉,马眼,梨形等等,八心八箭,九心一花,等等产品
新闻分类
  • 暂无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许艺
  • 电话:0774-3868596
  • 邮件:997475289@qq.com
  • 手机:18707745858
站内搜索
 
荣誉资质
  • 暂未上传
友情链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梧州锆石行业背后的艰辛付出 锆石价格非常便宜
新闻中心
梧州锆石行业背后的艰辛付出 锆石价格非常便宜
发布时间:2014-03-07        浏览次数:396        返回列表
老茧也有用途
  磨石间里每人一个类似缝纫机般桌面的工作桌上,都摆满了用于研磨锆石的各种工具,机械手、研磨台、黏锆石的小铁棍,以及锆石原料。每位学员都穿着深色便服,戴上自制的袖套,以免油渍蹭上衣服;洗手台上装了半盒洗衣粉,方便学员随时洗手。为了保证观察清楚锆石的每一个棱面,每人的座位头顶上都会有一个小灯泡加强照明,灯光不但使锆石的光芒更璀璨,柔和的灯光笼罩在学员全神贯注的脸,更为每个人的脸部轮廓镀上了一层“金”光。
  让记者奇怪的是,谭老师除了将右手食指修剪成圆秃秃的形状以外,其他手指都留着一定长度的指甲。谭少芳解释,这不仅是因为美观等外在因素,食指不时需要调试机器和辅助增料,一定要保证其使用的灵活性,因此不可留长。但是食指之外其他几个手指,留一点指甲反而更方便磨锆石。
锆石批发
 
研磨锆石有五道工序:粘石、粗打磨、细打磨、抛光、磨尖和洗石。首先需要将已经切割好大小的原石粘在约4厘米长的铁棍上。谭少芳用酒精灯将铁棍顶端的黏胶烧至略熔的状态,然后快速地粘上原石,在一块铜片上压紧,最后才轻轻用食指与拇指在黏胶上滚动,调整石头的位置,使其保持稳定于铁棍的中心水平位置。只有这样,才能让石头固定在机器上进行真正的打磨。
  经过老师简单的演示和说明后,记者开始动手。但是担心熔化的黏胶会烫手,记者总是不自觉地用指甲端来调整锆石的位置。
  记者的小招数没能瞒过老师的眼睛,谭少芳又再演示了一遍动作的技巧,并保证:“指甲的力气不够,不能确定锆石的位置是否达到水平,磨出来的A货与普通货的区别往往就在这种小细节上面体现。也正是因为食指的动作最灵活,所以需要指甲来调整位置。只要动作快,其实手指是不会痛的。”记者看着谭老师已经起茧的手指,只好继续努力克服指端的烫热。
  “吱……”在记者还在学习如何将锆石准确地粘结到小铁棒时,另一张桌子上的磨机声已起。一位从陕西安康来梧州学磨锆石的学员王静开始了一天的磨石见习。她已经在这里学习了10天。据了解,仅五洲锆石学校今年,就迎来了山东、河南、四川、湖南等省市的学生,来学习磨锆石的技术。
  在五洲锆石学校同学的鼓励下,记者终于可以将石头端正地黏在铁棍上。
  “虽然市场上现在已经有了傻瓜式的自动磨石机,可以大规模集成生产普通的统货锆石。但是调试磨石的角度、工作原理、成品验收等基本功都得扎实。今天你学的是用机械手工具来磨石,这种工具的价格在千元左右,介乎于八角机与傻瓜机之间。机械手的好处是量度准确,可以很精准的打造锆石的每一个棱面,现在市面上销量最好和价格最高的A类锆石,大多是用这种机器打磨出来的。”一切就绪后,谭少芳开始为记者上磨石课。她首先根据磨锆石的大小,和记者的习惯用力方向,调整了机械手的角度。机械手有三个高度值可选择,末端都是有一个圆形的刻度,将粘好锆石的铁棍固定在机械手前段的空隙后,最后将机械手在三个高度分别将锆石放上磨盘,以均匀适合的力度分别磨三轮就可以了。
  梧州曾经拥有数以十万计浩荡的人造锆石工人大军,他们来自湖南、四川、贵州,以及广西的一些县市乡镇。正是众多锆石工人与商人二十余年来的苦心经营,梧州也成了世界闻名的锆石之都。11月5日,为了体验基层一线锆石工人日常工作的环境与艰辛,记者来到了作为梧州市农民工培训基地的五洲锆石学校学习人工磨石。
  采访锆石行业的工人和培训老师不是第一次,但亲自体验磨锆石全过程记者还是第一次。早上到学校,甫进入磨石间,从事人造锆石业已经20年的师傅谭少芳告诉记者:“锆石是一个为人制造美丽的行业,工作时不可能这么漂亮,想做出完美闪耀的好货,加班加点也是闲事。磨锆石不但是个很辛苦和繁琐的工作,你还要做好不怕脏的准备。”
  多番打磨终成型
  正式开始动手磨石了,与记者相距不过25厘米的磨盘,运转声音单调刺耳,听久了会有耳鸣的感觉。想起以前市民经常投诉磨石的噪音,身在最近的磨石工人其实受影响更大。高速运转的磨盘需要润滑,因此上方也有一小桶水以点滴的速度不停滴落在磨盘上。记者第一次操作机械手将锆石放在磨盘上,由于力度过大,润滑的水花直接溅在了手上,同时磨盘发出一种“吱呀”的尖细噪音,如同牙科医生磨牙的噪音,听得人牙根发软。
  “是我放的力度太大吗?水都溅上来了,还发出难听的噪音?”记者急切地发问。
  “没有,这个声音是正常的,我们天天听已经习惯了。这个力度还可以,因为第一步粗磨是将锆石大概的轮廓先定下来,到细磨和抛光的时候才需要减轻力度。”在一旁察看的谭少芳见怪不怪,表示纯属正常。
  “听久了这个声音会觉得耳鸣吗?眼睛老盯着锆石看光折射,会影响视力吗?”戴着眼镜的记者继续发问。
  “有时候睡觉了脑海里还会有磨石的声音浮现,这个时候已经分不清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真的听到了有人磨锆石。眼睛的视力倒没问题,比一般人的视力都好。但是也有老伙伴们做了十几年之后觉得视力下降比较厉害的。”谭少芳认为,磨锆石对她生活的影响已经根深蒂固,以致她到了现在甚至已经不认为这是一种影响。
  咬着牙忍耐这种尖锐的噪音,记者按照已经调好的刻度开始打磨锆石。光是一颗锆石的粗磨阶段,需要以同样的力度按照8、8、16的刻度值一共打磨3转共32次。如同其他学员所说,打磨的力度难以平均,只能通过估量大致进行。以至于每次打磨完后,记者将锆石拿到打磨放大镜下观察,都会发现本应均匀的棱面还是存在或大或小的误差,只好继续再磨一遍,争取将棱面大小研磨得更均匀。
  因为按照磨普通货的手工费计算,打磨一毫米的人造锆石均价是3分钱左右,记者打磨的5毫米锆石,如果有小误差算普通货,人工费总值只有一毛五;但如果可以磨到棱面均匀光滑,达到AB货乃至2A货的品质,那么同样的锆石手工费能达到两毛钱一毫米,总值一元,接近普通货的七倍左右。
  看到记者反复打磨,谭少芳笑着表示并不可行:“小误差可以通过继续打磨来补救,但是不能磨太多次。因为每个石头的大小都是固定的,如果磨过头了最后反而会成为次品被退货。”看着体积已经严重缩水的锆石,记者只好放弃了打造A货的念头。
  接下来的细磨和抛光甚至磨尖,都与粗磨的过程很相似。同样需要按照机械手的刻度,以与粗磨相反的顺序再次打磨相应的棱面即可。值得一提的是,抛光需要用调和油和黝黑的砖石粉调和后,再将机械手放入,此外右手还应当拿着纸巾,随时将靠近中心的转盘清理干净,以免洗石粉污染锆石。到了这一步,记者的手指手掌甚至指甲缝里,都沾满黑色的油渍,带着一股异味,很难洗掉。这也是为什么磨石间里常年准备着清洁用的洗衣粉。
 
  有人因锆石改变命运
  打磨结束,记者的手中只剩两颗锆石可以进入洗石阶段。由于成品较少,选择酒精浸泡洗涤;如果数量多的话,需要用烧碱或硫酸来清洁锆石表面的杂质。在等待洗石的过程中,谭少芳终于舒了一口气,记者短暂的体验即将结束。
  作为初学者,记者只是沾了一手的洗石粉和机油的污渍,没有受伤,甚至做出的成品不算太坏,她开始轻松地与记者拉家常。然而记者更好奇的是,磨石需要工人全神贯注地盯着石头,而且忍受长年累月的灰尘与噪音,他们是否觉得辛苦。
  “今年已经是我入行的第20年了。但其实2008年之后,我的很多好朋友和好同事都不再干磨锆石这一行了。我工作的工厂也放长假了。我还是不想转行,兜兜转转,现在来了学校教别人磨锆石。”但在谭少芳看来,锆石行业虽然又累又难,回报也不算高。但是,是锆石改变了她的命运。1990年一家锆石厂把她从苍梧某个小村一个种田的家庭带到城里,然后让她凭着自己的手艺生根发芽,最终在城里有了一个安稳的家和一份可以坚持的事业。